(原标题:张云雷为什么会连犯众怒?)

德云社是一个特别爱修家谱的男子天团,就在前几天老郭刚刚在微博上晒了三年一修的新家谱。据说张云雷这回要晋升为大师兄了,因为他终于把前面的几任师兄熬走了。但不知道张云雷有没有认真读过这本家谱,“行规”、“古训”几个大字,在那上面位置显眼。
继上一次因为拿汶川大地震开玩笑而引起公愤后,他这次又因调侃京剧女性前辈艺术家而遭怒批。这段被曝光的视频来自去年的一次演出,张云雷称已故的京剧艺术大师李世济为“济济”,称呼程派艺术名家张火丁为“丁丁”,此外这段相声里还有“李世济是不是让你给玩死了”、“和张火丁一块儿洗澡”等台词。
你如果不知道李世济和张火丁是谁,可能就比较难理解为啥这次舆论反弹这么大,以致于中国程派艺术研究会都发了措辞强烈的声明。李世济先生是京剧大师程砚秋的义女,也是一位程派艺术改革家,她一生痴迷艺术,晚年又经历了丧子丧夫的不幸。而张火丁被奉为当今程派艺术的领军人。关键是这两位艺术家都是人品高洁、艺德巍巍的典范,在京剧观众中享有盛誉。其实在张火丁的粉丝中“丁丁”这个昵称流行已久,但张云雷这段相声,显然是往猥亵的方向引。对这两位女性艺术家而言,这种“砸挂”确实是过于三俗了。
京剧艺术家就不能被“砸挂”了么?其实真不是这样,远的不说,就说李世济先生在世的时候,就有包括德云社演员在内的很多人通过模仿、夸大她的一些表演特点来产生幽默的效果。李世济本人对此欣然接受,观众也没有过异议。也就是说,其实并不是京剧行业自视过高、不够宽容,也不是人们不能容忍砸挂这种表演方式。那为什么人们的反弹会这么大呢?
细心的你不知道发现没有,张云雷这两次引起质疑的演出,都发生在2018年。而那一年是他的“爆发年”。或许鉴于此前多次出现的徒弟“反叛”,郭德纲曾放话要一年捧红一个徒弟,以此证明演员能红离不开德云社的栽培。2018年轮到了张云雷。但和岳云鹏不同的是,德云社捧张云雷的方式,更像是时下影视公司包装小鲜肉。在他身边,云集了一帮死忠粉“二奶奶”,在各大平台上硬捧。但这种方式,其实带给张云雷的并不都是正面评价。
这种包装方式确实吸引了不少年轻观众,张云雷学唱张火丁的《锁麟囊》唱段,也使得很多90后开始学唱京剧。但和娱乐圈不同,相声京剧这些传统艺术是有一大批基本盘观众的,他们是冲着艺术来的,他们不管你长得鲜嫩不鲜嫩。而死忠粉是无脑的。于是“新旧”两批观众之间爆发了巨大冲突。最典型的是,在抖音上只要有人发程派京剧视频,一定会有“二奶奶”来推销张云雷。措辞基本一致,说张云雷带火了张火丁,甚至拯救了京剧。这不但得罪了京剧观众,也使得一大批喜欢相声的观众反感,并开始疏远张云雷和德云社。
而张云雷最大的软肋,其实还在于本身的艺术造诣。包装营造的巨大名气之下,人们发现其实他的水平很难与名气相符。同样是参加《欢乐喜剧人》,他的表现不但难以与岳云鹏相比,甚至还不如鹤字科的张鹤伦。一方面水平欠佳,另一方面又被硬捧,为了演出效果,用“包袱不够,荤段子来凑”的低俗方式取悦观众也就不奇怪了。
相声是生长于民间的艺术,“俗”是它的生命,但真正研究过相声发展史和它的行规古训就会发现,它的俗绝对不是没有底线的。比如在旧社会,讲究点的艺人如果要使“荤活”,一定要看看台下有没有“堂客”。修过家谱的相声天团,没有道理不知这样的古训。我们并不是要把相声净化成“卫生相声”,你调侃捧哏调侃你的师兄弟,别人不会有什么意见,因为那是你的工作,但不能把不相干的人硬拉过来陪你表演。
这个道理郭德纲应该明白,当年他也曾因为在相声中调侃另一个演员而被告。但他似乎并没有把这当成个教训,可能按照他一贯的逻辑,他一直把外界对他的这些批评,视为同行嫉妒。郭德纲振兴相声的贡献有目共睹,但是本事太大的人,往往也容易过于自负。
针对一些批评,郭德纲经常在节目中反击,说观众里藏龙卧虎,不需要一个相声演员教育。文艺作品当然不应该说教,但这不意味着文艺应该放弃引导价值观的作用,“高台教化”不也是古训行规么?张云雷屡屡出现价值观上的问题,很难说同德云社及郭德纲在这方面的放松无关。
我们批评张云雷,并不是为了“封杀”他个人,毕竟传统艺术的传承人越多越好,张云雷也是个值得关注的好苗子。传统艺术也不是不能尝试新的推广模式,但传统艺术的生命一定要根植于深厚的艺术造诣和文化修养。火和红都是好事,但偶像的红利早晚会吃完的。优秀作品生产能力跟不上,难免如雷一般,响一阵也就归于沉寂了。
巧的是,舆论哗然至今,当事双方张火丁和德云社都保持了沉默。同样是沉默,可境界差异真大啊。

杭锦旗招商网——杭锦旗招商局主办
地址:杭锦旗胜利路 邮箱:zsj6884097@163.com